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赵永圣的博客

原创文学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◆山东省济南市作家协会会员◆◆我不迷信鬼神\同样也不迷信人\在这英雄泛滥的世界上\我只想做一个实实在在的凡人\\我崇拜深山淙淙流淌的溪水\我羡慕蓝天悠悠飘荡的白云\我是大地难抛难弃的俗子\我是夜空一颗无需命名的星辰。◆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大闲人随心演易(16)·豫  

2011-08-11 10:48:16|  分类: 诗歌新作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(雷地豫  震宫  一世卦  五行属木)

【原创】大闲人随心演易(16)·豫 - 大闲人 - 大闲人的博客(得闲居)

(1)◎

 

怀揣永恒的乡愁

跋涉在绿色的

长廊  脚下

干了又铺上的

层层血迹  散发

浓重的腥膻

堵塞了前路  人类

需要打开一扇透气的窗子

 

(2)◎豫之乾

 

麦子熟了

我们走向广场

紫色的天空

正铺展永恒的忧伤

地不再久了

天如何能长

一扇腐朽的门板

撕咬着独裁的声响

 

(3)◎豫之坤

 

一个人  驾一叶小舟

飘摇在苍茫的大海上

前不见岸  后不见边  左右没有旅伴

狰狞的浪呀  隐现着鲨鱼的笑脸

恐怖的孤独感

真的要吞噬我这固执的躯体吗

有谁告诉我  我从哪里来  又到哪里去呀

冷漠的苍穹  哪一颗星肯给我指一条航线

(4)◎豫之屯

 

风  在一潭秋水之上

凉了下来

半已枯萎的荷叶

在粼粼细波的

拍打中

丢了夏日的神采

留一段藕的梦在水底的泥沼

孕育涅槃的传奇

 

(5)◎豫之蒙

 

雨丝在浓雾里

抽出了凉凉的秋

 

玉米熟了

 

一把粉红的天堂伞

站在潮湿的午后

欣赏群蛙在池里

鼓噪出最后郁郁的绿

脚下浊水横流

 

(6)◎豫之需

 

酒局散场之后

把一身疲惫

安放在书桌上

静听  月光

撩拨窗纱的声音

都市的秋夜

且将满城车鸣

听成故园秋虫的吟唱

 

(7)◎豫之讼

 

一溪秋水

自故乡来

携着童年

一尾蹦跳的鱼

泠泠细波之上

还能读出

父辈们那一声

哀哀轻叹

 

(8)◎豫之师

 

夜在霏霏秋雨里

静下来

无需证照的雾

将荧荧街灯

挤在狭小的角落里

九楼上  滴落下

小提琴干涩的倾诉

公交车泊向夜雾深处

 

(9)◎豫之比

 

一双雨燕

贴着葱郁的田野

飞去  那么匆匆

凌乱的白发下

是谁的父亲站在田埂

翘首远方

弄巧的白云间  阅读

打工子的消息

 

(10)◎豫之小畜

 

梦中被人唤起

窗外  月光

正凉凉地

把午夜展开

小小庭院

谁的泪  在

老榆树的疏影里

摇曳

 

(11)◎豫之履

 

多才多艺的秋雨

在这异乡的

脚手架上

轻敲慢打着

思乡的韵律

塞满父亲咳声的

那扇柴门  此刻

是否被迟到的阳光晒干

 

(12)◎豫之泰

 

《常回家看看》的乐声里

大小主人们欢快地聚餐

杯盘碰击着

黄海南沙的话题

 

叫保姆的女孩儿  默默

收拾着他们一滩狼藉的生活

 

霏霏秋雨  千里外

红了母亲含笑的庭院

 

(13)◎豫之否

 

多情的秋风

渐渐沉静下来

凌乱的树枝间

轻轻

翻阅

冷漠的月光

与酒无关的一地疏狂

是没有听众的歌唱

 

(14)◎豫之同人

 

老弱病残留守的空村

晚蝉鸣响了黄昏

秋山  斜阳

疯狂的野草

吞噬着

鸡犬残喘的村庄

都市的脚手架  弹拨着

小村每一寸巷陌情肠

 

(15)◎豫之大有

 

放火是始皇的

绝技  却被

项王点燃的阿房宫

把历史光照的

如此苍凉

利箭长枪  不过是

一条牧鞭的长度

一枚玉玺的重量

 

(16)◎豫之谦

 

一树翠叶

在秋风里

渐渐黄起来

笛鸣声里

一片空白的云

载不动

满怀消息  梦醒在

山那边你的梦里

 

(17)◎豫之随

 

一湖清水

染上浓浓秋色

小燕子聚在黄昏里

商量

远行的事宜

满山黄花里

故乡无主的柿子

熟了

 

(18)◎豫之蛊

 

一只灰喜鹊

飞过篱墙之后

菊花香里

把一池秋水

酿成

浓浓醇酒

问谁  与我

共醉今秋

 

(19)◎豫之临

 

碧波摇荡

游子乡思

桂棹挂在岸边的柳树上

痴如恋人

等待无可等待的

伊人  千里外

怀揣一轮明月的海

正潮涨桂花香里的乡曲

 

(20)◎豫之观

 

月  冷冷地

隔在都市霓虹的

吵嚷之外

故园  丢失了看客的

那一片浸满菊香的月光呀

让中秋的世界

孤寂的

如此凄怆

 

(21)◎豫之噬嗑

 

太阳挂上西山之后

云  浓浓地

从东天涌来

血鲜鲜地铺展开

中秋的苍穹

 

回家的时间到了

 

站上高岗遥望

母亲挂起炊烟的芳香

 

(22)◎豫之贲

 

沿野草挤的

瘦瘦的小路

走来  一曲

遥远的笛音

不忍落足的天籁呀

轻轻拍打

如寄一生的苦辛

刷洗覆满红尘的俗心

 

(23)◎豫之剥

 

一片豆田  躺在

潮湿的秋风里

郁郁地  展开

秋虫的吟唱

鲜红的晚霞下

奏出自然的妙音

四周的山峦踞坐下来

任大雁匆匆远去

 

(24)◎豫之复

 

西风里摇曳的

一棵老槐树上

一只蝉鸣叫的

如此急切

从山里流来的小溪

叮叮咚咚

再没有回头的清波

鹧鸪声声  留不住一川红叶

 

(25)◎豫之无妄

 

老巷的青石板

秋阳下

闪烁着沧桑的色泽

所有童年的记忆

在一街童音的欢笑里

清晰起来

老去的枣树  晚炊香里

迎来蹒跚的归客

 

(26)◎豫之大畜

 

夏  就是这

一潭浓绿吗

文明的污渍够不到的

深山里  谢天谢地

谢  老祖宗

没留下无由的名胜古迹

笑他紫禁城里  秦皇墓下

声涌头挤  污秽满地

 

(27)◎豫之颐

 

一朵俯瞰世界的云

在流泪  为

老去和正在老去的美丽

江河里涌流着它的宣讲

海洋里澎湃着它的密语

一朵云的轮回

是太极最生动的演绎——温度

是最高的神  最初的道  最终的理

 

(28)◎豫之大过

 

那时我正年少轻狂

一甩头便轻率地离开了家乡

从此抛弃了鞭痕累累的麦田

从此永别了风吹草低里的牛羊

 

揣着梦走进了春风的尘沙

捂着伤走进了秋天的荒凉

捧着一颗干瘪的心脏躲在冬的角落里

冷月下突然好想好想永无归期的故乡

 

(29)◎豫之坎

 

一群道貌岸然的打工仔

饱餐了人民牌牛肉方便面之后

穿好西装革履的工装

夜色下

用太平牌乳胶漆

把呻吟的世界粉饰一新

 

盈盈晨露里升起的太阳  眩晕

在陌生的大地上  努力寻找北方

 

(30)◎豫之离

 

缭绕的云雾深处

带着甜蜜的痛楚

蓦然回首

一条明澈的溪流

孤傲的岩石上

依然  是你

黄色的风衣  招展

那个野花遍地的春天

 

(31)◎豫之咸

 

一山落叶

塞堵了来时道路

回首时  秋风

如此无礼地

拍打未老的白头

 

希望大山深处

那一院花香鸟语

不要被秋风吹散

 

(32)◎豫之恒

 

悠悠白云下

一川红叶

秋风里

带着一层薄霜

抑扬纷飞

匆匆南去的大雁

凄厉的鸣叫声里

丢失了塞北消息

 

(33)◎豫之遁

 

采一束野菊花

编成草帽

戴在头顶  不是

展览自己的美丽

只为  遮

俗世的眼目

给滚烫的心

一个冷却的归处

 

(34)◎豫之大壮

 

不要问  泪

为谁而流

抬手  挥一挥

漫天风沙

白云舒张的秋空

写满了一个名字

关山万里  举目

燃烧着红叶的喧哗

 

(35)◎豫之晋

 

八月的阳光

含着淡淡桂香

熏醉人间痛苦

 

一滩浓郁的绿

淹没了江南的哀愁

 

站上北方的山峦

甩一支长长钓竿

钓回一片乡梦如烟

 

(36)◎豫之明夷

 

中秋的月

如一只害病的蝙蝠

那么慵懒地

挂在稀疏的葡萄架上

颤响着  千里外

建筑工地的嘈杂

 

成熟了的庄稼梦在浓重的夜露里

留守的少妇  今夜与月一起失眠

 

(37)◎豫之家人

 

一个民工  成了

脚手架上的自由落体

 

一副棺材

走进乡村

 

一座辉煌的大厦

在杂志封面上笑傲人间

 

一场不是官司的官司

复杂了父母妻儿的面颊

 

(38)◎豫之睽

 

未见春来

只见秋去

半座颓废的老屋

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女人

如萤灯下  展开

来自遥远都市的信笺

放肆的秋虫  窗外

草丛中彻夜吟哦

 

(39)◎豫之蹇

 

柴扉小院

一地无人打扫的

苍苔  绵绵秋雨里

写出凄凉情调

聚少离多的生活

让盛世岁月  和谐的

如此尴尬  不老的江山呀

凄风苦雨  蓑衣草帽

 

(40)◎豫之解

 

春兰  秋菊

在线装书里

美梦正酣

就着松风

一瓶酒  正醒在

八月的月光里

一只青鸟  试图

飞越波涛汹涌的沧海

 

(41)◎豫之损

 

一只远航的船

在漆黑的夜里归来

疯狂的暴风雨

拒绝它的靠岸

 

一船一错再错的盟约

被阴冷的风浪死死纠缠

不肯破碎的记忆

用梦在大海上开垦桑田

 

(42)◎豫之益

 

沧海之后

我们仰视

星光恍惚的天空

船缆破碎的声音里

倔强地站着

不屑回顾的头颅

就让痛苦  自生自灭

葬在海底  岸就是起锚的征途

 

(43)◎豫之夬

 

踏着苍白的目光

走去  路

滋润在露水里

寒尽翠微的叹息

 

一溪澄澈的思绪

带悠悠红叶

满川黄花的恋恋招摇里

向山外流去  回首已成来世

 

(44)◎豫之姤

 

时光饱饮了

沁凉的秋雨

微醺中  眠在

一川薄雾里

白草凄凄

蚂蚱跳过最后一根

卧倒的草茎

身后是隐隐秋雷的写意

 

(45)◎豫之翠

 

伤痕累累的钥匙

醒在衣兜里

疲软的岁月

躺成一条不堪回首的来路

一扇失眠的门

被荒唐的锁

封闭在繁杂的目光背后

一切仿佛都是遥远的传说

 

(46)◎豫之升

 

一个孩子

朝太阳升起的地方

走去  阴沉沉的天空

潮湿的清晨  沿着小径

每一片草叶上

都有高贵的生命舞动

抛开让人堕落的书本

让我们到自然中去寻回真纯

 

(47)◎豫之困

 

一面惶惑的镜子

背转身子

避开雷电的召唤

雨滴把迷路的季节

敲打成盛大的葬礼

一座座山

流成泥石  一张张

开会通知单把山重新竖起

 

(48)◎豫之井

 

我们抛弃了

全部古典意象

当代诗歌  在

崭新的豆腐渣工程

支撑下  用

缤纷的涂料和霓虹

闪亮不伦不类的意象

诗坛拒绝公章和刀枪

 

(49)◎豫之革

 

秋  突然

从北方凉过来

细雨失在雾里

迷了远寺钟声

手机要不通桂棹

击水的声响  辗转在

这样黑的白露之夜

水那方的你  可还安好

 

(50)◎豫之鼎

 

乘一句美丽的诗

如张果老骑一头毛驴

深入秋天

沿雨季走过的足迹

寻杜鹃声而去

将一枚带霜的枫叶

交与小溪

邮往山外

 

(51)◎豫之震

 

每一声轻叹都结成身后枝头的秋果了

如果下一个春天

我还在匆匆前往的路上

如果丢失了商标的鞋子

还能把这个冬天的白雪踏响

告诉我

生命该用怎样的速度

才能渡向美丽的时光

 

(52)◎豫之艮

 

也许我是一个光辉时代的囚徒

用微弱的声音

呼唤着一个民族的呼唤

用柔细的肋骨

痛苦着一个时代的痛苦

一种来自地层深处的动物

将我吮吸啃噬  每一声

呻吟和喘息都是爱的鸣奏

 

(53)◎豫之渐

 

我们心安理得的

接受着饿殍们

最后一滴血与汗的

奉献  可怕的

木然  在

一江春水岸边

照地狱的图纸

建筑着天堂的浪漫

 

(54)◎豫之归妹

 

一条饱经忧患的乡路

铺上了冷硬的水泥

却铺不平哀叹声里的乡愁

 

手握纸币的侵略者

满面笑容地用乌纱  运来

名犬  别墅  宝马

把草菅乡民挤出山沟  流浪成

异乡称作外来妹外来工的动物

 

(55)◎豫之丰

 

出门时下着雨

归来时飘着雪

太阳  成为

温暖的回忆

 

不知把童话剧

搬到老年公寓

是否合适  再美的童话

也掩埋不了社会浓重的血腥气

 

(56)◎豫之旅

 

一滴雨  梧桐树上

携着昨夜的黑冷

落下来  晨光里

敲出一地麻雀的哗鸣

 

烟云在前方山峦之上

展开鲜活的倩影

一枚不能重返枝头的枫叶

悠悠  飘落游子脚边

 

(57)◎豫之巽

 

一炷香还未举到

佛的脚边  和尚们

在我身后  已为

奖金的分配吵的喧天

用梵文记下来  是否

也是一篇不错的经典

高高在上的佛陀

笑成了一滩泥

 

(58)◎豫之兑

 

老旧的木船

早已腐朽成海底的鱼了

而干瘪的铁锚

依然固执地拥抱着风暴

远去的风丢失了返航的呼吸

淘金和殖民的梦

还蓝海洋一样年轻

当心呀  船长随时都会醒来

 

(59)◎豫之涣

 

此刻  疲惫的摸鱼人

都心满意足地

抱着美梦酣睡了

我在四周隐隐的枪炮声里

辗转失眠

一朵艳丽的野百合

盛开在瓦砾废墟之间

成为太平盛世的封面

 

(60)◎豫之节

 

一群喝人造奶粉长大的孩子

不再认识母亲

不再爱恋故园

花花绿绿的纸币是最好的玩具

小小牧鞭一甩

普天之下都是他的牛羊

歌舞升平里让先哲去栖栖如犬

嘴对上嘴便封住了门外的刀枪

 

(61)◎豫之中孚

 

长风万里

又送秋雁归去

蓝天之上  那

一行大写的人字

唤不醒高楼酣客

透过一丛黄菊

探视蓬莱景色

一颗心浮在深深的蓝里

 

(62)◎豫之小过

 

一位母亲坐在柴门前的岩石上

如此安祥地  用

冬日花椒树枝般的

手指  点数

白发苍苍的岁月

太阳借宿过的日子

残留下的山歌  孤独地

摇荡  悠悠的苍茫

 

(63)◎豫之既济

 

一行读不懂的冗长诗句

有人说是长城

有人说是链锁

城  保不住独裁者春花秋月的美梦

锁  锁不住被奴役者

夏日冬风里的诅咒呐喊  脱不尽野性的

文明  引领人类走进比兽更愚的愚昧

肉食者感恩的训教里总是血迹斑斑

 

(64)◎豫之未济

 

一个叫俞伯牙的人

将高山装进琴弦

将长河融进琴声

从此  历史之舟

再也载不动  人间

一个叫做知音的词语

我荡一叶扁舟而来  试图

卜居那一堆碎琴的坟头

【原创】大闲人随心演易(16)·豫 - 大闲人 - 大闲人的博客(得闲居)

  

【个人简介】:

 

网名:大闲人。真实姓名:赵永圣。常用笔名:野泉。男,1967年生。山东省济南市作家协会会员。小学高级教师。1985年开始写诗,1994年搁笔退出文坛整理思路,2008年重返诗坛。多家报刊、诗选集发表过作品,并多次获全国诗歌奖。网路著名写手,活跃于“诗词在线网”“红袖添香文学网”“子归原创文学网”“中国诗人论坛网”“当代诗人论坛网”“当代诗人网”等。个人简历收录《世界优秀人才大典》和《中国专家大辞典》中。

【我的诗观】:诗人,首先应该是一个思想家。

【自我介绍】:

我不迷信鬼神

同样也不迷信人

在这英雄泛滥的世界上

我只想做一个实实在在的凡人

 

我崇拜深山淙淙流淌的溪水

我羡慕蓝天悠悠飘荡的白云

我是大地难抛难弃的俗子

我是夜空一颗无需命名的星辰

【联系地址】:山东省济南市市中区陡沟街道办事处丰齐小学。

【邮编】:250116

【电话】:13864065398

【博客】:z.y.s38.blog.163.com

【邮箱】:z.y.s38@163.com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78)| 评论(4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