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赵永圣的博客

原创文学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◆山东省济南市作家协会会员◆◆我不迷信鬼神\同样也不迷信人\在这英雄泛滥的世界上\我只想做一个实实在在的凡人\\我崇拜深山淙淙流淌的溪水\我羡慕蓝天悠悠飘荡的白云\我是大地难抛难弃的俗子\我是夜空一颗无需命名的星辰。◆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大闲人随心演易(12)·否(pi)  

2011-08-05 17:04:12|  分类: 诗歌新作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(天地否  乾宫  三世卦  五行属金)

【原创】大闲人随心演易(12)·否(pi) - 大闲人 - 大闲人的博客(得闲居)

(1)◎   

 

太阳依然每天准时上班

打扫灰色的天空

弥漫着沙尘的大地

失业的牲口

悠扬地发出如箫的嘶鸣

伤痕累累的白杨树

让嘴上长满爱心的人类

如此清楚地遭遇尴尬

 

(2)◎  否之乾

 

人类泅泳在

焦灼的世纪里

交谈的热门话题是

在我年轻的时候

 

滚滚红尘埋葬了多少

年轻人的年轻的时候呀

 

奔跑成了现代人的特技

墓坑在前方张扬着爱情

 

(3)◎否之坤

 

一群会预测天气的

蚂蚁  相约

去看看大海

 

是啊  预测天气

算不得神奇

神奇的是尝一尝

海水的味道

 

让我们也预测一下事情的后果

 

(4)◎否之屯

 

当我们把梦打开

脚踩鹅卵石

潜入危险的神秘

有钟乳石怀揣弓箭

假装睡眠

在这黑无天日的所在

佛  主  上帝

都是风暴里失灵的铁锚

 

(5)◎否之蒙

 

抓住我的手

把你眼睛撕裂的

晨光的碎片

打扫收拾

错  不需要

用懊悔来注释

流过泪才知道

花香与鸟语毫无关系

 

(6)◎否之需

 

云在日落之后聚集

与黑暗发生化学反应

成一滩缺氧的呼吸

烟草植物爬满山坡

吞食脓肿的睡眠

夜游症患者

贫血的手指

把黑暗捻出火星

 

(7)◎否之讼

 

一枚青果

碎裂成

狼藉的日子

回首蜿蜒的来路

有蛇腾跃

心有余悸的心事

 

太阳啊  不要照亮

那片疼痛的废墟

 

(8)◎否之师

 

一朵野菊花的葬礼

正在春风里

隆重的进行

 

枫树苦苦寻觅

白色季节之前

一点红的记忆

 

松柏站上司礼台说

沉默和睡去是两回事

 

(9)◎否之比

 

在苍白的诺言雪化之前

让我们在梦幻城堡的

建筑工地走出来

再美丽的画笔

也绘不出一点可舔食的盐巴

理智在铁轨上打理棺材

铁拳打造的房子飘摇在天空

在我们生出羽翅之前还是要守住家园

 

(10)◎否之小畜

 

太阳象一只冬眠的

蝙蝠  苍白地

倒挂在春季的天空上

 

风依然是

生命的全部主题

 

让我们讨论一下

可以使死亡更廉价的方式

 

冬眠逃避不了死亡

 

(11)◎否之履

 

绿在夏季里

发酵  生命

成熟成波浪

拍打躁动的阳光

 

生命沿着

摧毁生命的道路

走去  大睁着绿宝石的

眼睛  不可忍耐的忧郁

 

(12)◎否之泰

 

一个过路人

把一件修理真理的

工具  交给我之后

便变换了颜色

 

陈旧的呼吸

在长长的帽檐下

徒劳的等待

希望在睡眠里与理智对话

 

(13)◎否之同人

 

一个中国富人

把硬币

摔打的叮当作响

试图改变肤色

 

一群乞丐

在无人的大街上

歌唱着

寻找一副手套

 

(14)◎否之大有

 

一块石头开花的

奥秘  还没有

收场  而

花朵凋谢的消息

又风靡世界

 

沉默  在

最后一位目睹者

死去之后  膨胀起来

 

(15)◎否之谦

 

一只那么不小心的

蜘蛛  从房梁上

掉落  砸向老照片

发出牛皮鼓的声响

 

静夜里静坐的

旅人  放下书

任自缢的僵尸

荡在那片历史的树林

 

(16)◎否之豫

 

人们开始

屈指计算干渴的日子

雨是面无表情的

雕塑  渴望的眼睛

风抱着云朵

躲在角落里睡眠

大海里汹涌着

它的鼾声

 

(17)◎否之随

 

不甘寂寞的人们

用枪杆子

争抢发言权

于是  真理

便在高科技的催生下

疯狂地繁殖

注释成为一种糊口的职业

坐在印章上噏动干裂的红唇

 

(18)◎否之蛊

 

阴郁的柳树

如此清澈的

在白云下闪耀它

疲惫的叶片

诗人编几句幽默  便

回家找没人的地方说话了

把惨不忍睹的春天

丢给振翅吵嚷的苍蝇

 

(19)◎否之临

 

采一把月光

让我们把广场

擦拭干净

此刻  我发现

一条鳄鱼

在你变异的发丛出没

是真的吗  你愿意

乘月亮船在我眼睛里漂流

 

(20)◎否之观

 

在一部绿色的诗集里

醒来  你说

该回家了

我走出寂静的小村

倾听远山

云拥峰顶的声音

存在就是啜饮

每一天阳光的芳馨

 

(21)◎否之噬嗑

 

末班车的灯光

灼痛淅淅沥沥的雨夜

湿漉漉的站台

挤出报站的女高音

陌生城市里陌生的身影

伫立在简洁的街头

手在抚摸远去的汽笛

孤独在手指上弹跳

 

(22)◎否之賁

 

一只黑手

把无辜的生命

推进井底

另一只手

戴上红手套

热热闹闹做起了

救人的游戏  其实

它们属于同一个肉体

 

(23)◎否之剥

 

我想知道这些年来

黄土下的你生活怎样

在你珍爱过的阳光下

我象一只无依的鸟

徘徊在你脚踏过的土地

你手抚摸过的山冈

你带走了天的笑容花的芳香

从此我便是走不出黑夜的月亮

 

(24)◎否之复

 

鸟儿们洁白的羽毛

扶过灰白的天空

世界浮动于它们的啼鸣

高高举起的拳头  仿佛

人人都是解救世人的英雄

流浪的上帝无家可归

月落之后  孤苦伶仃

拿一把凿刀在无名者的墓碑上敲打火星

 

(25)◎否之无妄

 

把耳朵交给死神

旭日深处的阴影

筑有三足乌的巢

我们的青春  是

无处可栖的野鸟

在真理的风雨里飘摇

眼里挤出一星火花

照亮无悔的前程

 

(26)◎否之大畜

 

时间是个顽皮的精灵

驾乘风的坐骑

在绿叶与雪花间

进行甜蜜的历险

 

人们圆睁无助的双眼

覆满红尘的嘴唇

吞吐着喧嚣和不安

痛苦在超速的时间里变形成笑脸

 

(27)◎否之颐

 

人类需要宣誓

一如

人类需要谎言

 

礁石的沉默

在狂风恶浪里

闪烁着幽蓝

 

抱一个枕头就可以走进桃源

任落花流水里激荡爱情的呐喊

 

(28)◎否之大过

 

一条船停泊在

莫须有的河岸

身体透明的钓鱼人

娴熟而一本正经地

把一尾小小的鱼儿

装上钓钩  放进河里

 

上钩的愿者早已一网打尽

在远去的成语里

 

(29)◎否之坎

 

露珠站上行道树

高擎的手臂

雾  如串街的小贩

塞满失眠的都市

 

敞开的窗子里

呐喊着淋浴的声音

 

干渴的夜抱一桶核桃汁

向西方地平线的客船走去

 

(30)◎否之离

 

夕阳重重地

堕在西山上

砸碎凝视的目光

成一滩伤感的霞

 

上夜班的人们

把哈欠洗刷干净

黑夜的窗子里

喊出嬉笑的叫卖声

 

(31)◎否之咸

 

把闪光的轻狂

愚蠢的期待  焦灼的渴望

统统丢在路上

 

大海汹涌着

不再纯净的泪水

 

将青春锻造的铁锚

深深沉入海底

让世界只看到浪花的绽放

 

(32)◎否之恒

 

石头的脚步

在天空  踏响

灰色的传奇

时光瞬息的闪现

让我们的头颅

躲闪不及

 

雨季阴沉着面孔

隔着冰雕与我对视

 

(33)◎否之遁

 

世界背转身

用雷电和暴风雨

与人类交流

 

信只是一幅图画

踢踏的脚步声里

摇摆着我读不懂的词句

 

打开蓝色的窗子

给心脏一次充氧的呼吸

 

(34)◎否之大壮

 

让人  成为

是评判政治的

惟一核心

 

当科技成为

暴力的助产妇

诗人抱着真理

是阴郁角落里的奶娘

 

(35)◎否之晋

 

零下三十度的太阳

在东方

滑行而来

 

冻结暴力

 

森林呼啸着

在粉碎机里

走向人间  印刷

更多的圣经

 

(36)◎否之明夷

 

思绪在古老的墙缝里

开出紫色的花朵

徘徊的脚步  乘

一列错误的客车

删除了我们

许多重要的情节

 

咳嗽声淹没在责骂声里

行李随另一列车远去了天涯

 

(37)◎否之家人

 

我们开始向山顶爬去

 

迷失了季节的寒风

在去年的枯草上

焦急的摇动

 

杏花正瑟瑟得

红着  我们

应该把草丛里

这只僵硬的蜜蜂唤醒

 

(38)◎否之睽

 

月光拍打着失眠的窗子

在月亮身后  该有

死去的人们散步

 

月光在白玉兰花朵上

膨胀起来  是

渡船升帆的骚动

 

苦难果真能让人清醒

一种伤悲是亲情发酵的沉静

 

(39)◎否之蹇

 

一支歌在黑暗中

洗刷往事

孤独  用

灰白的手掌

把恸哭的光阴

磨出光亮

教堂冷静的钟声

拖着假肢缓步而来

 

(40)◎否之解

 

阳光在大地上

寻找一双鞋

 

心律不齐的夜

把眼睛挂满天空

 

世界大张着干裂的嘴唇

向屈死者的墓穴里

呼喊一滴水的消息

 

干燥的云朵能走多远

 

(41)◎否之损

 

多年来  我们

靠绿色而活

 

当一种恨以爱的名义

在光明中涂刷

干瘪的铜墙

人们越来越亲密

绿色的仇人  任

神话在夏天里悲哭树林

 

(42)◎否之益

 

如此精彩  这是

什么节日呀

制服包装一新的

地痞流氓们  如此

神采飞扬

以合法的执法  摧毁

法律的粉墙  把刁民的脑袋

挂在安定的旗杆上

 

(43)◎否之夬

 

我残忍的独坐

风雨背后  静观

历史的另一面

 

戴着面具的陈述

阴影总会闪烁光明的笑脸

诅咒低语在

厚黑之墙深处

看到的其实与眼无关

 

(44)◎否之姤

 

把经典暂时

放在牛棚里凉一凉

孔夫子的虱子

摆上科学的台面

有人说

看见了它生长过翅膀

 

一只被宰杀而没有流血的羊

在编年史上啃食着苔藓

 

(45)◎否之翠

 

草民生活在

不属于草民的大地上

罪过  每一寸土地

都有印章的归属

狼可不是草食动物

理由充分的权杖

绿绿草地上

牧牛羊

 

(46)◎否之升

 

方向在旋风里飘摇

海鸥飞过桑林

啄食粮田的麦粒

把晶莹的日夜捧在手掌

没有船票的乘客

荒凉的呐喊

在海豚额头上

刻下记忆的蝴蝶结

 

(47)◎否之困

 

阳光把我钉在墙上

有魔法的笛声

从金丝雀的嫩舌尖

珍珠般滚落  敲打

我没有门窗的额头

 

是该想一想  在乌鸦

找到奇怪的水瓶之前

石子还有足够的时间

 

(48)◎否之井

 

一只恐惧的眼

仰视金碧辉煌的

天空  王子

踏着兄弟的血迹

在播种黄金的种子

多风多雨的极权

囚在深及黄泉的

井底  蛙鸣在头顶

 

(49)◎否之革

 

在漆黑的夜里

我燃烧着自己的眼睛

照明  一条蛇

站起来  递给我

一根贵重的稻草

树林祈祷的声音后面

河在深情的呼喊

国王们正在对岸聚餐

 

(50)◎否之鼎

 

菜市场的屠夫

生意异常得火爆

与众不同的白颈项

挂着一串婴儿头颅大小的念珠

颗颗都是纯金铸造

为顾客递上商品的同时

笑容满面地接过钞票

点数的手指据说会诵经文

 

(51)◎否之震

 

滚滚春雷里

走来

疯狂的魔兽

吞噬我们的家园

鲜血淋淋的罪恶大厦

越垒越高  是谁

抱着人民的白骨啃食

骑在大厦之巅狂笑

 

(52)◎否之艮

 

你替谁说话!

 

忍无可忍的山

站起来

一星火  在风里

传来百合炸裂的

声音

自由的嘴裹上尸衣

 

你替谁说话?

 

(53)◎否之渐

 

星星如破碎的时间

在天空  眨着

无辜的眼睛

十月的冻手指

敲打着梧桐树上

黑乌鸦的干咳

战栗的音节  鼓舞

发丛如荆棘里戏耍的孩子

 

(54)◎否之归妹

 

阴郁的云朵如父亲们的眼睛

 

给我一个登天的阶梯

 

发疯的老人

拽着自己的鬼魂行进

时间的雨滴

洒满太阳吻过的路面

月亮之上  我静听

白鸽的羽毛敲击战鼓的声音

 

(55)◎否之丰

 

笑脸的后面

都有流泪的传奇

阳光里的雷声

转告我们

母亲的消息

槐树顶上

鬼魂轻盈舞蹈

如风暴戴着面具的情人

 

(56)◎否之旅

 

一只披过羊皮的狼

吃过几只羊

挨过一次打之后

对自己的错误

进行了严正的

反省  认识到

要吃羊  就得

穿牧人的衣裳

 

(57)◎否之巽

 

什么时候开始

精神病院  成了

政府的后院

上访  刁民  精神病

天方夜谭的联系

莫名其妙的医生

做起了驯顺刁民的生意

旷古绝今的奇迹

 

(58)◎否之兑

 

丝竹之音拍打着隐形翅膀

从古老的宫墙里飞渡而来

愚蠢的掌声没有节奏地

鼓起来  排山倒海的欲望

邪恶的玉玺紧攥它的权杖

黄金的龙椅空了又填上

一种被愚弄的愤怒狂奔在春风里

干燥的蓝天上闪烁孩子自焚的脸庞

 

(59)◎否之涣

 

一块绿色的岩石

在歌唱

鹰之舞拖着腥红的夏天

在昆仑山的峡谷之上

含雨的钟声如羽毛

从沉默的云朵飘落

千年积雪的巨大魔咒

溢出一滴冲动一丝鸟鸣

 

(60)◎否之节

 

把这最后一声鸟鸣

刻在滔滔东逝大江岸边的

岩石上

喑哑的布谷鸟

跌落在阴郁成为古老的

一分钟里

急转弯的游戏  可以

在这锋利的夏天草草收场

 

(61)◎否之中孚

 

给刚刚走下独轮车的乡村

一口舒心的喘息

一场平稳的梦

不堪回首的履历

放上餐桌

细细咀嚼

别用鞭子摧毁

月圆的话题

 

(62)◎否之小过

 

一个老人  站在

逝川之岸的一声

轻叹  黑了

千古太阳

人们热衷于

擎着火炬在光明里

滑行  而呼啸的月亮

总把冰川灼痛

 

(63)◎否之既济

 

日落之后

晨星改名换姓

躲身在月亮身后哭泣

积聚了千年的悲伤

黑了不安的夜

哭声在大海里澎湃

多少荣誉与耻辱

尽释在太阳升起之前

 

(64)◎否之未济

 

一具枯骨站起来

在阳光下寻找

自己光辉的履历

肌肤是昨夜星辰下

疯狂的萤火虫

徘徊在青春烧焦的岁月

不甘放弃的权杖

丰都城里也要晃一晃

【原创】大闲人随心演易(12)·否(pi) - 大闲人 - 大闲人的博客(得闲居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84)| 评论(4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