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赵永圣的博客

原创文学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◆山东省济南市作家协会会员◆◆我不迷信鬼神\同样也不迷信人\在这英雄泛滥的世界上\我只想做一个实实在在的凡人\\我崇拜深山淙淙流淌的溪水\我羡慕蓝天悠悠飘荡的白云\我是大地难抛难弃的俗子\我是夜空一颗无需命名的星辰。◆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大闲人随心演易(15)·谦  

2011-08-09 14:20:24|  分类: 诗歌新作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(地山谦  兑宫  五世卦  五行属金)

【原创】大闲人随心演易(15)·谦 - 大闲人 - 大闲人的博客(得闲居)

 (1)◎谦

 

正直的父亲  聪敏的二兄

眠在一个叫做草沟的山村

而英俊的小弟  就

葬在我的住家旁边的

泥土里  为什么

造物如此幽默地

把一无是处的我

留在车水马龙的世间啊

 

(2)◎谦之乾

 

一条干涸的河川

静静地卧在

通往大海的道路上

被时间碾碎的石头

以沙的形态  仰视

唯一永恒的苍穹

河川复活的希望

就是云的堕落

 

(3)◎谦之坤

 

一群青蛙爬出都市的下午

呱呱叫着  如

一再彩排的掌声

鼓动晕眩的观众

没有致意  擦了脂粉的

孩子们  把青蛙的快乐

带进夜生活  丑陋

转过了它光洁的背

 

(4)◎谦之屯

 

一朵月季花

开在月光下

 

闪在清晨的露珠

可是梦的融化

 

没有果实的一生呀

美丽的让四季尴尬

 

太阳爬上了蓝天

你又浸入蜂蝶的喧哗

 

(5)◎谦之蒙

 

一个不经意的挥手

便成了日与月的永别

十里长亭也会是

一生的迢遥吗

从此

孤独的长路

便有了一把伞

潮湿的旅程

 

(6)◎谦之需

 

这一滩孤寂的湖水

是不堪碰触的伤悲

三十年如一的天空呀

依然是固执纯净的蓝

紧紧相握的一双小手

却已风逝在天边

轻抚独自渐白的头发

不仅仅是对一条鱼的伤感

 

(7)◎谦之讼

 

小时候  总是

觉得幸福  在

山的那一边

遥远  朦胧  而又

真实  艳羡

西山红脸的太阳

 

寄身喧闹的都市

匆忙中丢失了那一轮夕阳

 

(8)◎谦之师

 

沿着光阴的小径

我们牵着历史之手

走来  一次次死亡

是路边长亭的小憩

走下去  与地球一起

直到完结  直到

圣人的经典里消失

新生儿的最后一声哭泣

 

(9)◎谦之比

 

夏天用不耐烦的

阴雨  催促

植物的花朵和青春

顺着自然不易觉察的

律动  我们轻叩

阳光热切的斑点

人造冷气成为这个季节

应对腐烂的唯一方式

 

(10)◎谦之小畜

 

假如这个世界变成了

屠宰场  是比

全成为战场

更糟糕的事情

 

一个屠夫的最高荣誉

是屠宰另外的屠夫

 

因此人类需要诗人

站起来占卜命运

 

(11)◎谦之履

 

走进雨季

举一把与伞无关的伤感

苍黄的田野

铺展开老茧纵横的苍凉

父兄流泪的灵魂

乘一朵带雨的云

注视我沾满黄泥的鞋子

脚边满是蝼蚁的哀叹

 

(12)◎谦之泰

 

在昨夜的星辰下

我被丢进了蜂箱

勤快的蜜蜂

把我加工成了蜂蜜

苦的味道里品出太阳的红

而甜属于蜂的主人

红唇之上满足的笑

我不知道该歌唱还是痛哭

 

(13)◎谦之否

 

一群怪人

专干向饥饿者嘴里

抠挖食物  然后

酿造供少数人

淫乐所需的酒的

勾当

 

他的别名叫

——不道德

 

(14)◎谦之同人

 

像一块方形的冰

在这三十七度的午后

静下来  风

囚在带雨的云里

挣扎  太阳如此完美

舞姿时隐时现

象要有冰雹来访

黑岩石张开白色的裂缝

 

(15)◎谦之大有

 

晚霞在我眼里燃烧

一种仪式  或

一种预兆

喑哑的天空好像有许多话

要向我诉说  而

炽热的黑暗  攫住

我的所有感官

晚安吧  晚安

 

(16)◎谦之豫

 

弱肉强食  据说

是一种自然法则  可

我不想吃别人  也

不想让别人吃掉

 

写诗是挣扎的方式

 

无辜的灵魂

踏我的睫毛腾跳  哀悼

是强者手攥的一把钞票

 

(17)◎谦之随

 

死亡是过程  更是

一种感觉

当我们眼睁睁看着

我们熟悉且深爱的绿草

在旋转的西风里枯萎

然后在白雪下不留一丝痕迹

另一种激情在草食动物嘴角

阳光下闪耀甜蜜的口水

 

(18)◎谦之蛊

 

我穿着自己的鞋子走路

山岭或者平地

爱情不是爱本身

鞋底粘上的更多是与爱无关的

垃圾  经历过背叛

灵魂也会鸟儿一样

去了又来  只当肉体是一个巢

在路上鞋子比灵魂更亲切真实

 

(19)◎谦之临

 

站在太平间门口

我听到产房里

传来婴儿夸张的哭喊

谁都听得懂  而又

没有内容的独特语言

如此单纯而伤感地

向世界宣言  生命

一只塞满舌头的饭碗

 

(20)◎谦之观

 

一群需要休息的人

在球场上疯跑争抢

一群需要活动的人

坐在观看台上

指手画脚

难以想象  自残

也可以让世界

如此精彩热闹

 

(21)◎谦之噬嗑

 

笨拙的风  挤不破

这盛夏浑浊的热的围墙

无线的噩耗

自洪水泛滥的南国

活性菌般汹涌而来

晋国矿场的笑料

如膨胀起来的气球

逍遥在洪水表面

 

(22)◎谦之贲

 

远涉重洋而来的一滩污水

在这片焦渴的漠野

浇灌出绚烂的百合花朵

小小蜗牛驮着祖传的壳

依然慢慢慢慢地爬

蝼蚁们在浓重的汽油味里

嗅出了百合花的芳香  听

枯树枝在虚空里弹拨着什么

 

(23)◎谦之剥

 

我们诅咒死亡

是因为我们还活着

我们憎恶邪恶

是因为我们还纯真

 

二零一二成不了世界末日

只有我们习惯  并

麻木于邪恶的心

才会奏响末世的挽歌

 

(24)◎谦之复

 

太阳放弃不再纯净的

天空  透过寒夜

一只蚂蚁  与

上帝对话

迷失了性别的鹿骨

堆积在祭坛之上

吸食骨髓的麦秆大张着嘴巴

既不呼喊  也不回答

 

(25)◎谦之无妄

 

通过女人的大脑进入世界

是政客们的拿手绝技

宠物龟眼睛睁开

伏在地下室的地板上

此刻  一如从前

沉重的不只是沉默的躯壳

主人隐在书房里

在布满铅字经典的纸页上练习画画

 

(26)◎谦之大畜

 

父亲的石榴树

站在阴沉的天空下

那么幸福地尽情享受

一个多灾多难的农夫

唯一的权利  寂寞的闪电

撕裂黑沉沉的云层

照亮他满身湿艳的花朵

一滴雨让宇宙激动起来

 

(27)◎谦之颐

 

狂风过去了  而

那棵向日葵还站着

丢了太阳的天空下

一片忧郁的云

写满落寞的苍穹

站着的向日葵发出金黄的光芒

在一滴雨的敲击下

迸发出青铜的音响

 

(28)◎谦之大过

 

怀揣一颗忠诚的心脏

我走过黑暗的田野

脚下的蕨草多情又

圆滑  饱含古老的雨水

危险如疲倦的侠客

睡在黝黑的墙头上

身穿夜行衣的风

与我在悬崖边狭路相逢

 

(28)◎谦之坎

 

一滩隔夜的雨水

如此无辜地  被

我的双脚踏成

浑浊的泥泞

雷依然在头顶上干吼

有必要记住

这个深渊的下午

以一棵钻天杨的标志

 

(30)◎谦之离

 

盛开着罂粟花的山谷中 

一群中国穷人背负着月光

行走  他们讲者一些

激动石头的故事  让

苦难作废成

微不足道的荆棘

星级酒店的防弹玻璃内

他们看到过夹起一头牛的神奇筷子

 

(31)◎谦之咸

 

一整天  我在

寻找一枚树叶

它是一棵

繁茂于上个世纪

而消失于这个世纪的

珍贵乔木的记忆

 

也许丢失在某一次的迁居中了

 

天黑了

 

(32)◎谦之恒

 

一棵树的死亡

是一种责任

微风以永恒的温柔

拂过它躺倒  而

依然挺直的躯体

透过啄食树籽的公鸡

我看到了一场梦的葬礼

和埋在大山深处的故乡

 

(33)◎谦之遁

 

黎明前的一片黑暗中

传来

几声小鸟的

鸣叫  如冰雹

砸痛了无眠的眼眸

一扇没有把手的

玻璃窗子

跌倒在晨曦里

 

(34)◎谦之大壮

 

这个周末  我

静守在一杯

浑浊的水旁边

焦渴地等它沉淀成

一杯清水

 

蚂蚁在浑浊的云朵下

以浓缩又浓缩了的短语

在与世界交流

 

(35)◎谦之晋

 

我擦燃一根火柴

决定戒烟

孤独的火焰

在黑暗中微笑着站起来

如果天空某一颗星星上有眼睛

一定会发现地球今夜一颗流星

明灭的全部过程  而不会读懂

火焰后面冰凉的手指

 

(36)◎谦之明夷

 

一个叫永远的孩子

坐在大漠边缘的

岩石上  等待

永远之前传说的

永远之后的那次

潮汐  关门声

在沙柳点燃的

一滴水中泅渡而来

 

(37)◎谦之家人

 

人工流产技术

以大哥大的姿态

领着中国经济

走出人性的家门

向一个叫做富贵的乐园走去

 

天黑下来  一个长翅膀的小孩

蹲在夫妻用品商店门口

为丢失了的弓箭哭泣

 

(38)◎谦之睽

 

一只黑色鸟飞来

向我神秘地叫了两声

如此明澈的语言

在盛夏的阳光下

闪烁着北京杨叶片的银光

我想  它

一定是寻我而来  为前世

一个祈愿做一了断

 

(39)◎谦之蹇

 

一双灰暗的眼睛

拖着世界独一无二的

鞋子  从田间

走向高山  又

走向城市

它微笑着拒绝

任何鞋子的超越

扫视一眼便灰暗了历史的天空

 

(40)◎谦之解

 

一只猫从人民大厦

奇特的正门走出来

被九楼掉下的

一块木瓜皮

击中了无辜的尾巴

猫惊慌地向前跳跃了

两步  三步  突然止步

用正点的瞳孔仰视楼上的窗子

 

(41)◎谦之损

 

人民政府的大门

是我所见到过的

铆焊工艺的极品

几十年来  我天天路过

却从未见过它敞开的样式

父亲临终说

有一件汗衫

丢在了那扇铁门后面

 

(42)◎谦之益

 

一只被逐出乡间的狗

流浪进了城里

走过人民路  来到

人民公园  寻

一张昨天的人民日报

蹲下来  静观

一群人用它在乡间见惯了的

种菜的姿势  栽种草坪

 

(43)◎谦之夬

 

一个男人拿着一个土豆

一个女人提着一兜圆葱

从人民商场走出

穿过七月十二点钟

人民广场的阳光

走向人民医院洁白的入口

一只脏兮兮的野猫伏在不识名的树下

露出那么白的牙齿

 

(44)◎谦之姤

 

养蜂人从蜂箱里

取出蜂蜜

我看见  他

把雪白的糖

撒进蜂箱里

 

会酿蜂蜜的蜜蜂

酿不出白糖  这

就是与聪明人的差距

 

(45)◎谦之翠

 

当黄昏降临这滚烫的尘世

我们找好位置

站定  调动呼吸

来拯救自己

不再需要阳光的谎言

一排杨树匍匐成宇宙的棺椁

托一根头发

自己就是自己的地平线了

 

(46)◎谦之升

 

把梦留在枕头上

在镀满晨曦的空气里

站起来

身体的每一块骨头

依然闪闪发亮  每夜

我们在黑暗里丢失思想

阳光下用温暖的痛

针灸灵魂的迷惘

 

(47)◎谦之困

 

走出了沙漠  却

未发现绿洲

退不回始点的生命

靠一滴水的静默

与苍穹交流

 

高悬落日的长河彼岸

那双相许的明眸  是否

还依然贮存着那份无法兑现的祝福

 

(48)◎谦之井

 

日子在手表里旋转

而手表  如今

戴在不知名的窃贼手腕上

空空的哀叹

在云朵上铅灰的降落

会唱歌的月亮

紧闭双目  遥远的

应答  秘密成山的颤抖

 

(49)◎谦之革

 

在日落与日出之间

充满了

海洋的律动

生命总是以死亡的方式

继续着征程

闭上眼睛是为了看得更清

让身躯躺下来

是为了举步更加轻松

 

(50)◎谦之鼎

 

七月的太阳

渡过池塘而来

遗忘了荷花的水面

蛙鸣成一滩

发酵的牛奶

潮湿的岸上

坟墓与坟墓之间

陌生的男人在用脚丈量命运

 

(51)◎谦之震

 

左手燃一支烟

右手攥一支笔

这是写诗的习惯方式

 

我不属于自我的白天

如此疲惫地瘫倒在

一页洁白的纸上

 

随黑暗的降临

走进明媚的午夜

 

(52)◎谦之艮

 

可怕的事情在预料中发生

而高明的主持

竟能把丧事办成婚礼

 

观众们舌头舔着嘴唇

精心彩排的节拍中

一堆碎玻璃  在

木然的阳光下闪闪烁烁

抛开死者  没有局外人

 

(53)◎谦之渐

 

无处可去  又

没有理由停留

一场宿命的迷梦

在无可选择的风里

流浪成四季

夏的雪  冬的雨

面对一盘肉  一杯酒

献出我们最后的努力

 

(54)◎谦之归妹

 

执法是枉法的前提

而枉法是腐败的

唯一方式  这让下流人

艳羡  却望尘莫及

 

鸡鸣狗盗的贫民窟

在越来越富丽的

广场与豪宅挤压下

蝼蚁幼虫般奄奄一息

 

(55)◎谦之丰

 

在城市包裹着的

都市里  太阳

总是在西边升起

法律先生在恋爱

道德小姐在吃梨

一辆运送冰激凌的轿车

腊月的阳光下

碾着覆满白雪的路面远去

 

(56)◎谦之旅

 

痛苦本身并不是痛苦

而对痛苦的麻木

才是真正的痛苦

当一个不幸的苹果

被一对男女偷食

蛇便与上帝结下永恒的敌视

另一个苹果自由坠落在牛顿脚下

人类便坍塌了舒适的卧室

 

(57)◎谦之巽

 

卖一份热狗和一杯啤酒

坐下来  欣赏真理把公章敲打的

劈啪作响  问  谁是赢家

 

艺术在动物园里

租下经济适用的房子

七天之后从发色的变化里

捧出一枚夏天的枫叶  稳定下来

充补古筝兑换钢琴的空白

 

(58)◎谦之兑

 

儿女们摆好蛋糕

一声与生日无关的

电话铃  在

湿重的灯光里  普遍地

响起来  拒绝挪开的腿

从门廊上跌落下来

无人的餐桌上蜡烛紫红

如一位母亲悲哀的嘴唇

 

(59)◎谦之涣

 

日落之后  夜

凉下来

轻风摇着竹林

打扫凌乱的青天

愉快从孩子们的戏耍里

跑出来  挑逗

已经老去的

苍白童年

 

(60)◎谦之节

 

天黑之后

雨停下来

那对蜗居了一天的

蝴蝶  在这样的黑里

如何能扇动

麻木的翅膀呀

 

失眠于黑暗中  不是

比死亡更可怕的热吻吗

 

(61)◎谦之中孚

 

一叶扁舟

一支竹篙

就够了

 

所谓荷花

只不过是忙人

消遣红尘的托辞

 

走出含愁的埃尘

快乐便是闲人不归的轻舟

 

(62)◎谦之小过

 

一滩浓绿的

五月河水

让杨柳如此尴尬

贫血的一轮残月

仰卧水中  在

蛙鸣的波摇中

乘着梦  轻轻走近

遥远的那片春江之岸的花丛

 

(63)◎谦之既济

 

一滴夜  黑黑地

在身后坠下来

流血的天空

托出苍白的月

如一个寻夫的痴情女子

星星如一群弃儿

千古冰寒的时光彼岸

眨呀眨着那么无辜的眼睛

 

(64)◎谦之未济

 

透过烛火

送来  你

遥远的目光

无言的夜

凉了初秋的静默

善解人意的一双蛐蛐

木然的窗下

唧唧唧唧伴到天明

【原创】大闲人随心演易(15)·谦 - 大闲人 - 大闲人的博客(得闲居)

 

【个人简介】:

 

网名:大闲人。真实姓名:赵永圣。常用笔名:野泉。男,1967年生。山东省济南市作家协会会员。小学高级教师。1985年开始写诗,1994年搁笔退出文坛整理思路,2008年重返诗坛。多家报刊、诗选集发表过作品,并多次获全国诗歌奖。网路著名写手,活跃于“诗词在线网”“红袖添香文学网”“子归原创文学网”“中国诗人论坛网”“当代诗人论坛网”“当代诗人网”等。个人简历收录《世界优秀人才大典》和《中国专家大辞典》中。

【我的诗观】:诗人,首先应该是一个思想家。

【自我介绍】:

我不迷信鬼神

同样也不迷信人

在这英雄泛滥的世界上

我只想做一个实实在在的凡人

 

我崇拜深山淙淙流淌的溪水

我羡慕蓝天悠悠飘荡的白云

我是大地难抛难弃的俗子

我是夜空一颗无需命名的星辰

【联系地址】:山东省济南市市中区陡沟街道办事处丰齐小学。

【邮编】:250116

【电话】:13864065398

【博客】:z.y.s38.blog.163.com

【邮箱】:z.y.s38@163.com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84)| 评论(4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