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赵永圣的博客

原创文学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◆山东省济南市作家协会会员◆◆我不迷信鬼神\同样也不迷信人\在这英雄泛滥的世界上\我只想做一个实实在在的凡人\\我崇拜深山淙淙流淌的溪水\我羡慕蓝天悠悠飘荡的白云\我是大地难抛难弃的俗子\我是夜空一颗无需命名的星辰。◆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大闲人随心演易(28)·大过  

2012-01-17 09:04:41|  分类: 诗歌新作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泽风大过   震宫   游魂卦   五行属木)

  【原创】大闲人随心演易(28)·大过 - 大闲人 - 大闲人的博客(得闲居)

(1)◎大过

 

抱上一个枕头

就上路了

一个人的旅程

灌满了四季风

海浪的摇篮里

辗转着爱情

赤裸的星空眠在海底

海礁闪烁着哲理的鼾声

 

(2)◎大过之乾

 

大海蠕动干涩的嘴唇

叹出一颗火红的太阳

蔚蓝色的记忆里

一群水生动物

啃食风暴充饥

固执的礁石

用爱情的姿势静坐

看童稚的星星们沐浴

 

(3)◎大过之坤

 

一场蓄谋已久的风暴

撕碎了碧蓝的天空

生命颤抖  以死亡的方式

拒绝着死亡

崇拜苍天的蝼蚁

拥紧温顺的大地

扒开通往地狱的路标

寻找消失的阳光

 

(4)◎大过之屯

 

肚皮鼓胀的岩石

第一时间  精准地

找好自己的位置  躺下来

把身体调整到最舒适的姿势

然后  朗声宣读关于和谐的命题

 

压在它笨重身体下  一群

急待出头的草根发出怒吼

——不要挡住我们的阳光

 

(5)◎大过之蒙

 

上帝死了

我们还活着

 

树叶落了

大树还在

 

根在黑暗里

等待春天

 

这个秋天里失去的一切

下一个春天还会回来

 

(6)◎大过之需

 

一群没有名字的小鸟

飞出天空与大地界定的

弧线  固定在

生命的视野边缘

再见  以火的形态

托举着风暴的亲吻

空空的摇篮  摇摆着

里面躺着我们的父亲

 

(7)◎大过之讼

 

在海天相接的地方

一直凌乱的船队

停泊着

时间与空间紧握的

两手之间  帆

既不升起也不降落

一只海鸟在这静默的布景

打开浴室  放出一群小贩叫卖声

 

(8)◎大过之师

 

崭新的鞋子下

一滩昨夜风雨

遗留的水  发出

呻吟  太阳

被黑夜擦拭一新

重新端上我们的视界

匆匆的赶路人  既看不见朝阳

也听不见水洼的呻吟

 

(9)◎大过之比

 

愤怒也已疲倦

躺下来

沉入海底

 

月光下

夜游者开始游戏

黑色的雀鸟蹬开桂枝

一朵迷途的花开在无形的黑里

却弥散开来闪光的香气

 

(10)◎大过之小畜

 

雪花在半掩的柴扉间

飘洒  一堆沉默的柴火

烘烤着冷硬的岁月

前世今生都没有

在柴扉间的洁雪上

留下可以追述的足迹

院子里沉睡的喇叭花

会不会在来生把一个秘密传达

 

11)◎大过之履

 

步入深秋

踏响薄情的霜雪

路跌倒在脚步尽头

 

翠叶遗弃的枝条

孤傲地插入凄冷的天空

弹拨幽蓝的西风

一曲天籁神曲

鼓胀了宇宙的压抑

 

12)◎大过之泰

 

黑暗就在面前

把一滩失效的霓虹

撇在身后  用

习惯于思考的双脚

把欢愉的色泽

敲打的叮当作响

夜鸟的咳嗽  不夜城窗口

泼出来  让世界和我一起感冒

 

13)◎大过之否

 

季节风佝偻在新建的

一座危楼里

粉饰一新的街道

适合播种蔓草

花朵张开充满棘刺的嘴巴

 

艺术的礼拜五心血来潮

决定做一次自驾游  发现

方向盘是一棵仙人掌植物

 

14)◎大过之同人

 

深入生命

进入自己的血脉

红河谷里

放棹荡舟

不安的灵魂

蜿蜒流动的江河里

跌宕起伏  闯过危峡

寻找属于自己的海洋

 

15)◎大过之大有

 

溶化的夕阳

把我的海洋

和成一泓鲜血

几只鸥燕振动不倦的翅膀

在满载而归的渔船之间翱翔

拒绝轮回的命运

站成一块皱褶密集的岩石

守住前世来生的港岸

 

16)◎大过之谦

 

善良的石头们独守着缺氧的高度

三十年  往前

一万年为单位的追溯

夕阳跌碎的时间

堵塞了目光回首的

来路  哲学

以沉思的雪峰抛弃了圣贤

透过穹庐是风暴自虐的痛苦

 

17)◎大过之豫

 

把导师关在门外

现在开始上课了

在最后一棵苦楝树倒下之前

让我们放下知识

闭目似禅  来一次

真实灵魂的畅想

导师充满思索的敲门声

树叶一样地密集飞扬

 

18)◎大过之随

 

深入海洋深处

我是一尾

不会游泳的鱼

不安的浪下面

暗流爱抚着暗礁

隐身在一群贝类动物中

静待珊瑚虫的繁殖

这比沧海变成桑田更有希望

 

19)◎大过之蛊

 

在童年的小河边

我遇到了小学老师

(后来他成了哲学家)

现在正坐在河边

静待鱼儿来上钩

我上前小心翼翼地

与他打招呼  他告诉我

哲学家已经退了休

 

(20)◎大过之临

 

漆黑的二十二点钟

我走出家门

黄毛犬在角落里

吠了三声  半个月亮

在邻家庙宇似的楼顶

爬出来  像个小偷

借着阳光下拾来的记忆

双脚弹响田间纵横的阡陌

 

(21)◎大过之观

 

把一根老虎肋骨磨成一枚针

然后  用牛皮裁成的细线

联缀起散发着清香的绿叶

披在身上  站在

高高山顶  平和的阳光下

睁大小小的眼睛

稠密的松林间

一只熊低着头在奔跑

 

(22)◎大过之噬嗑

 

你的柳林上空

聚集了密集的云朵

站在比阳光更近的草地

双肩扛着初冬的霜雪

张开记忆的眼睑

任空气在鼻尖颤抖

柳林在云朵的压榨下

发出时钟苍茫的鸣叫

 

(23)◎大过之贲

 

一只脚重重地跺了一下

大地裂开了一道伤口

丰富多彩的面孔

一张一张爬出来  如

腰包缺水的中国公仆

手足无措的人们把脚手架当做了

手杖  所有忠告

都拖着长长的罪恶余音

 

(24)◎大过之剥

 

在夕阳最后一个喷嚏炸响之前

世界把错落有致的影子收起

渔人已经点燃柴火

油腻的夜

打开一腔星光惶惑的天空

一条压缩的影子

在三脚架上发出芳香

前赴后继的蚊蛾把柴火冲击的哔剥作响

 

(25)◎大过之复

 

太阳升起了  而夜

浓缩成影子

躲在我的脚下

在阳光普照的世界上

我清醒地知道  只有

这影子与呼吸是我的私属

不知是哪一个和我一样愚蠢的哲人

说  阳有所不到而阴无所不到

 

(26)◎大过之无妄

 

煤睡在地层下面

抱着亿万年前的阳光

梦  是熊熊的火焰

从来不知道  一群

会钻地的动物叫做人

偶尔发现  他们的命运

比自己还黑  煤老板

是自己和这群动物的创伤

 

(27)◎大过之大畜

 

楚王说  一切都已结束

汉王说  一切刚才开始

 

曹说  我奋斗的是一口豪气

刘说  我在乎的是一枚玉玺

 

秦皇说  小子们谁有我的霸气

晋帝说  聪明人吃别人打的鱼

 

世人说  败者是寇胜者王

历史说  分分合合一场戏

 

(28)◎大过之颐

 

她拖着灰色的长裙

漫步在米黄色的草地上

世界一片沉寂

没有人注意到

五彩缤纷的霓虹灯光后面

月亮正用古典的方式升起

她伸出冰凉的手掌

试图抓一缕月光带入梦中

 

(29)◎大过之坎

 

一个聋哑人

用他发光的双眼

把这个世界点亮

野生玫瑰的花香

人工栽培的月季花香

这些被嘴忙耳乱的人们

忽略的细节  对于他

是生命全部的交响

 

(30)◎大过之离

 

妩媚的秋空下

静卧着明净的湖水

梦境般宁静的群峰

仿佛在清澈的空气中

渐渐溶化

一个孩子  像童年的我

独行在天空与湖水之间

晚霞与炊烟融和成一色

 

(31)◎大过之咸

 

在深夜爬上山顶

只是为离天更近一些

多少个失眠的夜

瞩目星空

一再试图寻找

童年玩赏的那颗星星

那颗在一夜风雨中失踪的

会唱歌的星星

 

(32)◎大过之恒

 

月光在海浪中翻着筋斗

船  一只不屈的船

载着满舱勇气归来

向着无人等候的岸

努力地靠近  礁石

发出沉重的叹息

在迷失了方向的暴风里

船一遍又一遍向近在咫尺的岸冲刺

 

(33)◎大过之遁

 

举一支蜡炬

走进阳光里

脆弱的火焰

跳跃着昨夜的记忆

试图挽住

美好消逝的步履

阳光抹杀的一切

流淌在滴泪的蜡炬里

 

(34)◎大过之大壮

 

半截残梦

在三点钟醒来

月光在窗子上

正凉凉地探望

另一截梦

从此就是

今生永远的

牵挂

 

(35)◎大过之晋

 

站在都市水泥广场中央

秋日的阳光

拍打着城市的额头

向日葵目光凝重

盯着广场上的脚步

蔚蓝的天空

候鸟鸣唱恋歌

向日葵在风中微微颤抖

 

(36)◎大过之明夷

 

西北风不停地

拍打我们脆弱的耳朵

把满腔压抑

燃成一把火炬

擎举在蝙蝠惊恐的

夜里  音乐

爬出枯叶窸窣的脚下

迷蒙了星星莫名的视野

 

(37)◎大过之家人

 

在标注了姓氏的

天空下  我们

把牛奶与大海

搅拌均匀

饱含食欲的哭声

颠覆海洋的律动

一场被编导的梦

按响母亲沉甸甸的门铃

 

(38)◎大过之睽

 

城市与乡村之间

肥沃的垃圾用沉默

养活着一群人民

永远反方向的风

吹出不断变出新花样的

面具  在这

城市与乡村的夹缝里

每一双丢弃的鞋子都是方舟

 

(39)◎大过之蹇

 

把脑袋放在

故乡的石板路上

去远方  空空的行囊

装满吟哦的月光

沿相思树铺展的道路

举起冰凉的手掌

一滴雨水  一朵雪花

一片涌动雾气的苍茫

 

(40)◎大过之解

 

在哀叹与讪笑混凝的人世间

在沉郁的乡间丛林上空

一道闪电  一声雷

横扫而过

鸟雀们闭上了不休的嘴巴

雨滴闪着金属的色泽

铺天盖地而来  休眠已久的河川

如蛇般开始蠕动身躯

 

(41)◎大过之损

 

速朽的落叶

铺展在衰败的原野

醉了酒的季节

冷酷而直率地

踏响大地

波浪之间流浪的太阳

满脸皱褶  一副穷苦相

盯着人间紧闭的门窗

 

(42)◎大过之益

 

夜一般静谧  深邃

在这天堂与地府之间

鲜艳的罂粟花

成了人们游戏的玩具

匆匆滚过的风雷

在小巧的绿草地上

唱歌跳舞   月亮之上

传来上帝的干咳

 

(43)◎大过之夬

 

仇视一切先于他生日

产生的赞美诗

倦于解说的唇舌

终于吐出一把火

烧毁同时创造

化了晚妆的赞歌

血迹斑斑地

在枪炮声里出场

 

(44)◎大过之姤

 

是谁躲身在柳树背后

啜泣  春风满地

泼洒着寒意

破旧的被卷  是

农民工远走天涯唯一的

伴侣  故乡的桃花

鼓胀着泪滴  纷飞的柳絮

饱含着千言万语

 

(45)◎大过之翠

 

一棵侧柏挺立在北风中

如此刺目而孤独

空旷的原野之上

像一团颤动的火焰

我们仿佛听见了  它

向冰寒的苍穹

发出了不屈的呐喊

让我们的心感到了春的温暖

 

(46)◎大过之升

 

时光在秒针上滴答作响

黑夜降临  痛苦

在指缝里延伸

困倦的灯光涌动着波澜

一江春水在心脏的律动里

奔流  挽不住的笑容

如一颗冰块  永远

溶入了艳阳下那一泓绿水

 

(47)◎大过之困

 

一滩忧郁的湖水

载几片枯叶

卧在冰天雪地之中

远山  倒映

如一位拾荒的老人

衣衫褴褛  让青天

目不忍睹  起风了

今夜该有一场风雪

 

(48)◎大过之井

 

走吧  忘掉我  忘掉老屋

忘掉这棵救命的老榆树

走吧  去天涯  去海角

沿着心的指引

去寻找心中的那一方乐土

把该带走的统统装进行囊

唯一带不走又舍不得留下的

是故园这一口老井

 

(49)◎大过之革

 

你问我  为什么

总看你的脚下

我说

我在看星星

地球是宇宙间的一颗星星

因了你而美丽

给无边黑暗寒冷的宇宙

带来了光明

 

(50)◎大过之鼎

 

北方的冬天里

风从南方来

踏着落叶铺展的

路途  一步

一滴泪珠

呻吟的丛林瘦骨嶙峋

从南方来的风

是一朵饱含雨水的云

 

(51)◎大过之震

 

一个男人  牵着他的孩子

从祖居的家园走出来  身后

高楼林立  温馨的老屋

已被霓虹闪烁的娱乐城代替

他的妻子成了职工

管吃管住的优厚待遇

男人牵着他的孩子  仰望苍天

在思考  该向哪儿去

 

(52)◎大过之艮

 

苍白的天空下

冬在北风横行的

世界上流浪

一丝宇宙的白发

从诗人眼前飘过

闪出针刺彤云的电光

瑟缩的旅店招牌

濡湿了行人沉重的脚步

 

(53)◎大过之渐

 

钟摆努力摇动着

单薄的独脚

在时间的雪野里弹跳

汹涌的潮水

用不协和的疯狂

扑打岸礁  脆弱的堤坝上

是谁紧攥着一支铅笔

误当做救生的稻草

 

(54)◎大过之归妹

 

一架直升机嗡嗡飞过

残雪的大地  身后的轨迹

如一条长长的省略号

划在阳光晶莹的

冬日的天空  刺目的蓝天

几片裸体的云朵

把身躯扭曲成问号  蹲下身

我倾听冻土下花开的声音

 

(55)◎大过之丰

 

吃饭  睡觉  战争

是人类文明的主题

喧嚣的尘世

从一把火开始

照亮天空  又

留给世界无边的阴影

涡流里挣扎的生命

把呐喊彰显的如此神圣

 

(56)◎大过之旅

 

熊熊烈焰在西天燃烧

吞噬着我们眼前有限的原野

晚霞缝隙间  寒风劈天盖地而来

裹紧棉衣  依然瑟瑟发抖

夜从脚下升起  直至

淹没我们的头顶  此刻

只希求燃一堆美妙的公文稿纸

取暖  渡过这漫漫冬夜

 

(57)◎大过之巽

 

巨大的城市像一个早产儿

在脚下摇晃起来

农民工扒掉遮羞的

褴褛  烟雾

从围追堵截的公仆们

鼓胀的公文包里腾起

寒冷的中国  天空凌乱

夜  黑黑地瘫倒在红灯绿酒里

 

(58)◎大过之兑

 

雾塞满我们的视界

一只鸟从身后飞来

急急地消逝在

暗淡无光的天地之间

几片昨夜挣扎的落叶

湿淋淋地爬行在

脚下的风里  一群蟾蜍

爬出空荡荡的松树林

 

(59)◎大过之涣

 

不知名的鸟儿  悲鸣声

从浓雾深处传来

随后  是

拖着长长余音的钟声

如苟活者病榻之上的

呻吟  露珠

在赤裸的树枝间滴下来

砸痛暗无天日的十二点钟

 

(60)◎大过之革

 

昨夜星辰

耸动着痛苦的眉峰

阴郁抑或愤怒

从月亮背后

挤出一声叹息

阵雨敲打着冰冻的田野

留守的村落  在讨薪声里

步履蹒跚地走进腊月

 

(61)◎大过之中孚

 

一块石头从山上滚下来

前方  一步之遥

就是大海

发酵的海藻

在松软的沙滩

唱着壮行的歌谣

在东方  骚动不安的

浪丛之间  小海妖在舞蹈

 

(62)◎大过之小过

 

在丢失了语言的国度

人们用肢体交流

大嘴唇的法老

背对黑森林

扣动着锃亮的牙齿

职业狩猎人

挤在岩石后面

跪拜一株来路不明的珊瑚

 

(63)◎大过之既济

 

关于穷人的御寒会议

正在中国的会议室里

如火如荼地进行  公仆们

吞吐着深思熟虑的暖气

文件一叠一叠翻新着

穷人打着寒噤的期望

突然  一只绿头苍蝇

窗玻璃上拍打众人的目光

 

(64)◎大过之未济

 

医生告诉她

血压的高度随时都会

冲开地狱的大门

而电话那头

儿子在出差

儿妻在加班

女儿要出地摊

一声叹  从遥遥的天堂传来

【原创】大闲人随心演易(28)·大过 - 大闲人 - 大闲人的博客(得闲居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96)| 评论(3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